可能我就不那麼喜歡我拍的第一部電影了

  • 时间:

【厦大保安骚扰女生】

那靈感怎麼來?“靈感沒有公式可言的,大部分是一種機遇,一種隨意的機遇。寫劇本就像一個蒙太奇一樣,很多的點子匯聚成一體。開始的起點是最難的,因為你要決定做什麼,一部電影要花三年拍,所以一定要是真的讓你感到很興奮又熱情的,不然你就沒有這些激情去開始了。”

拍一部電影要三年?“我在等靈感找到我”錫蘭拍電影很慢,大部分時候,三年才完成一部電影。

“在36歲之前的十年,我都是很迷茫的,是一種流浪的生活,完全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也沒有目標,當時看電影也只是一種消遣時間的方式。我在倫敦時,經常一天看三部,從晚上六點一直看到半夜十二點,但也沒決定要成為一個導演。”

“我先去了倫敦求學,第一個工作是在餐廳做服務生,錢很少。我經常會去超市裡偷書來看,偷小磁帶來聽古典音樂。但有一天我被抓住了,從那以後我就不偷了。因為當時的這種恥辱感,是非常嚴重的。”

錫蘭坦言俄國文學巨匠契訶夫,對自己影響巨大。

在兩個小時的對談和互動中,錫蘭敞開心扉,講述自己走上電影之路的曲折經歷,鼓勵年輕人從事藝術創作,並毫無保留地和大家分享拍攝電影的經驗。

當這一干貨滿滿的論壇結束時,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我不急,我不是多產的,不是那種在短時間里拍很多電影的導演。不是我去找靈感,而是靈感找到我。我拍了一部電影,這部電影會影響我,改變我。我要等到這部電影先拍完,改變了我,然後,它會給我指明方向,讓我拍另外一部電影。如果我第一部電影還沒拍完,就開始寫第二部電影,可能我就不那麼喜歡我拍的第一部電影了。”

“雖然我得到了工程學位,但很困惑,不知道人生該做什麼,接下來該怎麼走。在那個年代的土耳其,大家覺得攝影不可以當飯吃的,只能是一個業餘愛好。”

錫蘭鼓勵年輕人從事藝術創作,認為這也是一種自我治愈。

錫蘭電影有著獨特風格,觀眾很容易被他電影的深沉、憂郁和詩意打動。而原本學工程的錫蘭,他的電影之路可以說十分曲折。

而真正讓他下決定做電影,是在服兵役的時候。

對於這位導演,錢報記者頗為熟悉。錫蘭2011年的《小亞細亞往事》在戛納拿下評委會大獎,2014年的《冬眠》拿下戛納金棕櫚,錢報記者都在場,當時還在戛納海邊做過他的專訪。

“如果你要去坦白一些東西,藝術是一個很好的領地。在這裡是非常安全的,你可以去坦白一切,而坦白也是一個治療。這對於觀眾以及藝術者、創造者本身,都是一個治愈的過程,我很享受其中。”(陸芳)

昨日,錫蘭穿著一成不變的黑色休閑外套,帶著獨有的慵懶神情走上臺,他一點都沒變。

羞恥和恥辱感,是生活中的好老師。錫蘭說。

“我服了大概一年半的兵役,因為我不喜歡社交,孤獨讓我讀了非常多的書,這些閱讀的過程指引了我,把我引向了電影之路。我發現做攝影不夠,需要一些媒介來更好地表達人類的深度和複雜性。我非常喜歡文學,但又不是很擅長文學,因此選擇了當導演。”

但大學畢業後,錫蘭就陷入了迷茫期。

作為一個已經蜚聲海內外的世界級藝術片導演,錫蘭會拍土耳其以外的故事嗎?

《冬眠》劇照第22屆上海電影節已進入尾聲,昨日,金爵電影論壇推出了今年金爵獎評委會主席、土耳其電影大師努里·比格·錫蘭對話的活動。

36歲才拍第一部電影深受契訶夫影響錫蘭屬於大器晚成,36歲才開始做第一部電影。

在鼓勵年輕電影人時,錫蘭說:“如果你覺得害怕,這是很正常的,這其實會成為動力的源泉,所以害怕是一件好事。不要被害怕所打倒,繼續向前走,即便很孤單。如果你感覺不到孤獨,那你就不想做電影了,因為做電影就是打發孤獨的一種方式。”

錫蘭被抓了兩次,有一次是偷牛奶,他被一個15歲的孩子一把抓住,然後推出了店外。“我走啊走,突然之間看到了一面大的鏡子,我在鏡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臉,是和過去那麼不同。那一次的經歷,教會了我很多。”

大學畢業後陷入迷茫窮到偷牛奶被抓錫蘭今年60歲,他的作品並不多。到現在一共拍了《小鎮》、《五月碧雲天》、《遠方》、《氣候》、《三隻猴子》、《小亞細亞往事》、《冬眠》、《鐵梨樹》八部電影,這次全部在上影節展映,開票後瞬間售罄。

“在我小時候,電影的影響很大,通常看了一部電影,不管好壞,至少會討論三天。我很喜歡電影,但大學學的是工程。大學第三年的時候我發現不適合做工程師,就開始做攝影。”

“到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我不瞭解外面的世界有哪些細節,細節對於導演來說,就是我們表達的語言。比如,我看一個中國人,我不知道他是來自中國的哪一個地方。但如果是中國電影人,通過這個人的方言、穿著、動作,就可以看出這個人來自哪裡,這些細節都非常重要,我只瞭解土耳其的東西。”

“契訶夫教我怎樣看待生活,怎樣對待生活。基本上他的故事,我都讀了,而且很多遍。他有著獨特的視角和方式。對他而言,每一個人都有故事,而且與眾不同。我的電影裡面,都可以看到契訶夫的影子,都攜帶了一些他的特點,《冬眠》里兩個小故事就來自於契訶夫的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