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以上层代理为核心的明星祝福视频产业链也就完全形成了

  • 时间:

【华北雪花到货】

但這還不是最讓人詫異的,據網友爆料,軟件上除趙忠祥外,還有上百位明星。並且,這些明星的祝福視頻都被明碼標價的列在軟件上。

我這很划算,都是一手貨源;

我們沒有跟這個平臺合作過,希望大家不要在 App 上下單花錢。

普通人看視頻,聰明人看商機。

結語在我看來,明星利用自身名氣變現,本身是無可厚非的。畢竟在明星獲得報酬的同時,粉絲也獲得了來來自偶像的專屬祝福,怎麼看都是一件雙贏的生意。 但現實情況是,這些祝福視頻並不單單是面向粉絲個人的祝福行為,更多的還是提供給商家作為宣傳視頻使用。 由於明星本身具備名人效應,不論這些視頻以什麼名義賣給商家,都是在向消費者暗示:這個產品值得使用,效果堪比廣告代言。 但是我們平時在買東西時,很少會去仔細審核商家產品的質量,只是簡單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果商家生產的產品根本就是三無產品,那麼用上明星的祝福視頻算不算虛假宣傳誤導消費者呢? 所以說,如果大家遇到了那些依靠明星祝福視頻來為產品背書的商家,千萬不要放鬆警惕,因為送出祝福的明星們,可能根本就沒瞭解過他們祝福的對象,究竟是什麼來路。

真的假的?簡直不敢相信……

當我添加了這個代理微信後,他就開始不斷地對我暗示:

明星祝福定製?靠信息差賺差價的侵權軟件

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原本只為明星助理提供訂單的下級代理開始分化。 其中一部分代理開始不再尋找訂單,而是將精力放在向上整合明星渠道上。我將這部分代理稱為“上層代理”,他們把大量的明星助理都拉攏到一個微信群內。

I am so happy to be on Cameo(我很高興加入 Cameo)

都沒做消音處理,原封不動地把視頻盜版過來。

組建這樣的微信群後,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滿足用戶的多明星定製需求,甚至進行規模化營銷。 例如,在我卧底的一個渠道中,代理就告訴我說:他們會在年底進行促銷活動,發佈明星優惠套餐,錄製十幾個明星的視頻只要一萬多點……

圖源:截圖自@梨視頻 明星助理們掌握著視頻的錄製渠道,也會招收自己的下線代理。 但這種模式卻存在這一個問題:就是單個明星助理所掌握的明星渠道有限,如果一個用戶同時要求錄製多個明星的祝福視頻怎麼辦?

首先,我們來看產業上游。這裡一共有兩種角色:明星和明星助理。 明星很好理解,就是負責錄製祝福視頻。但是祝福視頻在娛樂圈內屬於不公開的明星副業,公眾根本就不知道這門生意,有需求的用戶也根本接觸不到明星,所以就衍生出了另外一個角色——明星助理。 但值得註意的是,這些所謂的明星助理並非是與明星簽約過的經紀人,只是掌握了某些明星資源的渠道商人,負責向下發展代理,尋找訂單,並從中賺取手續費。 例如之前趙忠祥老師事件中,記者聯繫到的那位@趙忠祥唯一經紀人 就是我們所說的明星助理。

無比震驚的我,開始在網上扒起了這款牛批的軟件。 但是,經過數日的卧底與深扒後,我發現這其實只是一款靠打信息差,套路用戶的侵權軟件!並且,通過這款軟件,我還發現了一條隱秘的明星祝福視頻產業鏈。

這什麼呀,我完全不知道啊!

所以,上層代理很自然地成為了整個產業的中樞,在不斷向上整合明星資源的同時,也在不斷向下吸收代理,打造產業鏈的下游部分。 產業的下游部分由中層代理和下層代理組成,但在現實中,中層代理和下層代理都會親自售賣明星祝福視頻,兩者的區別隻在於:是否繼續向下招收自己的下線。 目前,他們的宣傳手段主要有三種:短視頻平臺、電商平臺和微信朋友圈。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互金小說匯。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左:WISHR 視頻截圖,右:Cameo 視頻截圖 並且,在原網站上只需要 250 美元(約合 1760 元)的祝福視頻,在 WISHR 上竟然直接翻倍,將價錢要到了 4000 元。

曾出演《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等熱劇的@張國強,在聽聞自己的祝福視頻標價 24000 元後,也是一臉蒙圈,

所以說,這款軟件的外國明星服務,就是利用信息差,成倍的提高視頻價格,直接套路國內用戶。 第二,侵權國內明星,很多明星根本就沒簽約。 在 WISHR 軟件上,有上百名國內明星在 App 中被展示,但很多明星根本就沒有與之簽約。 在人民網(603000,股吧)的一篇新聞報中,記者聯繫了多個名單中的明星,例如在 App 中標價 6000 的導演@雪村 ,就明確表示:

現在正是賺錢的好時機,抓緊入門吧;

所有的明星祝福都被軟件標以幾千到幾萬不等的價格,擺在列表上售賣。點進明星的個人界面,你還能看到他們為不同企業、個人錄製的祝福和宣傳視頻。 如果你想購買祝福視頻,只需要填寫相關的個人信息和視頻要求(30 字以內的口播文案)後,就可以得到一個由明星親口錄製的祝福視頻。

回報率超高,做一單代理費就賺回來了;

中層代理們就是通過這種形式,來不斷地拉攏新的用戶成為自己的下層代理的。 當下游部分的中、下層代理數量積累起來後,一個以上層代理為核心的明星祝福視頻產業鏈也就完全形成了。 那麼究竟誰會買這些明星視頻呢? 從平臺放出的案例來看,除了部分是個人購買的祝福視頻,更多是商家購買的。而這些商家會用買到的祝福視頻來做什麼,我們不得而知。

WISHR 的明星入駐界面 另外,據一位業內人士透露,在娛樂圈明星的價格是一件非常隱晦的事情,稍有名氣的藝人都不會把自己的價值公開。也就是說,絕大部分明星都不會允許自己像商品一樣在 App 里被明碼標價的。 所以,我有理由懷疑,絕大部分明星都沒有入駐 WISHR 上,這根本就是一款靠信息差賺取差價的侵權軟件。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網上竟又出現了一款名為 WISHR 的軟件,公開售賣@趙忠祥 的祝福視頻:5000 元?不,這裡只要 1999元!

這家平臺簽約了數千位明星,供粉絲定製生日祝福。而 WISHR 軟件直接盜取了 Cameo 網站上的視頻,利用信息差,直接將定製價錢翻倍。 以 NBA 現役球星@霍華德 的視頻為例,WISHR 就直接將 Cameo 上@霍華德 發佈的視頻到自己的軟件上。甚至連視頻中,霍華德說的:

在上文中,我們講到了 WISHR 軟件內國外視頻祝福來源,但是國內的明星呢?真的有那麼多明星放下身段錄製祝福視頻麽? 對此,我深表懷疑。但在卧底了多個相關渠道後,我發現在娛樂圈確實存在著一條明星通過錄製視頻進行收費的產業鏈。 在這條產業鏈中,有負責聯繫聯繫明星錄製祝福視頻的明星助理;也有通過微信群整合明星渠道,打通產銷網絡的上層代理;還有利用多媒體矩陣宣傳推廣的中、下層代理。 因此,我將產業內的人員分成了三類:產業上游、產業中樞和產業下游。下麵就是我根據卧底所獲得的信息,繪製的產業鏈示意圖。

按理說,這個平臺為粉絲提供了一個,獲得明星偶像專屬祝福的機會,只要拿錢辦事,就無可厚非。 可我為什麼說這個 App 軟件是一個靠打信息差,空手套白狼的灰色侵權軟件呢? 第一,盜版國外平臺 Cameo,外國明星視頻”原裝搬運“,收費直接翻倍。 實際上,國外早就有一款名叫 Cameo 的平臺,在做定製明星祝福視頻生意。

經過簡單的檢索,我就找到了這款 App 的安裝包。打開後發現果然如網友所說,售有大量的明星祝福服務。 從主持界泰斗@趙忠祥 到相聲名家@李金斗 ,從歌唱家@蔣大為 到導演@雪村 ……甚至還有像 NBA 現役球員@霍華德 這樣的海外明星。

@趙忠祥賣一“福”字 5000 元,再加 3800 元還可錄製祝福視頻。

前一陣子,一則新聞報道在網上引起了熱議:

左:某短視頻平臺,中:某電商平臺,右:代理的朋友圈 他們會在這些平臺上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和招收代理的話術,吸引用戶添加他們好友。 例如,我就在某短視頻網站上看到了一個代理髮布的明星視頻,他主頁上招收代理的話術就是:

明星祝福視頻潛規則,已成產業鏈

圖源:截圖自@梨視頻 新聞一經發佈,就將早已退休的@趙忠祥 老師推上了熱搜。 網友們紛紛表示:

郑爽抹胸纱裙蒋劲夫否认家暴北京初雪黎万强离职沱沱的风魔教家暴国台办新任发言人感恩节鹿晗加盟冰冰公司曼城2-2纽卡大白菜价格现低谷北京初雪李庚希抽烟广州汽车展览高晓松闹笑话女子灌肠肠道穿孔高以翔去世卷走10亿拥23套房卷走10亿拥23套房星球大战9定档黑五网购破纪录高晓松闹笑话星球大战9定档北京初雪靳东为儿子庆生阿凡达2完成拍摄高以翔去世神农架1.2米金雕鹿晗加盟冰冰公司瑞士冰川或失90%大白菜价格现低谷